您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调查研究
浅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发布时间:2017-01-25 11:10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国民经济供给侧驱动增长的条件发生重大变化,需求管理政策边际效应递减,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按照中央的部署,在适度提升总需求的同时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乃至整个“十三五”时期我国主动适应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要举措。事实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我省财政发展“十三五”规划的一条主线。推进供给侧改革似乎是新的名词,追本溯源,事实上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国已经历过一次供给侧改革,彼时是由计划经济逐步转变到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转变,生产力、生产方式得到了空前的解放和改变,因此当时的改革也是供给侧改革,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彼时的改革更侧重于“量”的改革,而当前我国推进的供给侧改革则侧重于“结构”和“质量”。

我们知道,当前我国经济总量已位列世界第二位,经济社会发展与90年代初期已不可同日而语,那为什么在当前必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我们必须看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是基于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大逻辑。改革开放使中国获得了巨大成功,如前所示,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断打破原有制度的藩篱,激发了大众的创造力。从农村改革、到国企改革、价格改革,再到全方位的开放,以及近几年的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都大大激发了社会和市场的活力。这事一条非常成功的经验,适应和引领新常态就必须坚持这条经验,才能掌握经济发展的主动权。

同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还具有明显的倒逼因素。如经济运行出现“四降一升”问题,即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品价格下降、实体企业盈利下降、财政收入增速下降、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这些问题的产生,主要是结构性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特别是创新能力,成为新发展阶段决胜的关键因素。唯有推进结构性改革,才可能再次“化危为机”。我们应该注意到,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家加大了政府投资,对缓解经济发展瓶颈压力有明显的效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回报率逐步下降以及挤出效应逐步显现,“三去一降一补”迫在眉睫,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去产能”就是要去过剩产能、消除“僵尸”企业,“去库存”就是要去房地产库存,去杠杆就是要去金融杠杆,降成本就是要降企业生产成本、补短板就是要补民生事业的短板。

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运而生,目的即解决中长期的经济难题(粗放的发展方式和严重的结构性矛盾)。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突破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关口”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第一,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显著提高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是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的长效手段。一方面,将结构性改革引入宏观调控,形成“宏观调控+改革”的政策组合拳,是新一届政府宏观调控创新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实现稳增长与调结构平衡的重要举措。这是强调稳增长中的结构变量和制度变量,二者是决定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主要因素。传统的宏观政策偏重于总量问题而忽视结构、制度问题。结构失调、体制僵化不仅增加稳增长的困难,甚至可能使发展不可持续。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增强发展动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长期稳增长的最有力措施。另一方面,在一些重大领域改革取得明显突破的情况下,宏观调控可以更多采取市场和经济手段,尽可能减少行政手段,这既能增强市场信心,又能显著提高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

第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重大举措。如果说确立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是“十三五”规划的最重要主线,那么深化改革,特别是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十三五”规划的另一条主线。“十三五”规划建议并不是单独讲改革,而是把改革贯穿于五大发展理念中,改革是为发展服务的。发展难题的形成和解决,最大制约因素是体制机制障碍。就经济体制问题而言,最大的结构性改革还是市场化改革,即简政放权、深化价格改革和要素市场化改革,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国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方面都面临重大的供给侧体制问题。以创新发展为例,长期以来我国创新动力不足,一些人把大量精力、财力、智力花在投机取巧上,热衷于泡沫投机活动,这是导致实体经济不振、创新动力被抑制的重要原因。这其中有文化因素,也有发展观短视、政绩考核制度等的问题,更有政府对市场干预过多的供给体制问题。推进市场化改革,不仅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政府对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为市场主体创造更加宽松公平的宏观环境,让市场在竞争性领域发挥决定性作用,还能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激励,增强微观市场主体的竞争力。

第三,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由之路。导致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是结构升级失败,即经济结构长期处于中低端而无法向中高端转换,从而导致长期需求不足、产业竞争力低下、社会严重不公平、人均收入水平难以提高等问题,最终使得经济长期失速,各类风险交织且集中爆发。结构转型升级顺利推进和完成,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推动经济结构全面升级的原动力。

第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促进中国向法治国家转变的关键一招。改革并不仅是对旧体制的“破”,更关键的是在于“立”,即“立什么样的新规”。成功的改革要靠法治来巩固,法治的形成过程就是制度的完善过程。一方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不是仅提供一时的激励,而是在打破一些关键领域体制障碍的同时,建立基于法律规范的长效体制机制。另一方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要靠法治,改革的每一步都要有法可依,依法推进。

个人认为,我省财政在落实中央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决策部署时,应结合中央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要求,以创新理念为引领,多措并举,精准发力,助启制度变革、结构优化和要素升级,培育形成新供给动力,实现新旧动能平稳接续。具体看,一是要推制度变革,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通过简政放权、转变财政支持等方式,积极发挥财政职能,用好用活财政资金。二是抓结构优化,发展新产业。通过支持企业兼并重组去产能,促进企业转型升级。研究住房政策去房地产库存,稳定房地产市场。加大地方政府债务管控去杠杆,促进地方经济平稳运行。三是促要素升级,培育新动力。要素升级是供给侧改革的支撑性发动机,是经济增长从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的关键。要素升级的实现依赖于创新驱动,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来实现经济提质增效和可持续发展。通过财税体制改革降企业生产成本,增加企业可用创新资金。通过落实扶持中小企业创新等政策补发展短板,支持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附件下载